Friday, December 16, 2005

1976 北京錄音札記:無名高地行為藝術


【編按】成軍近十年的 1976,目前正自費在北京進行專輯的錄音工作。相關的札記,吉它手大麻持續在他的部落格【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刊載。相關的相簿,除了大麻的 Late Summer of 1976 ,還有隨行的設計師 dizzy 的相簿。下面這篇經作者同意,文字轉載自【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照片連結自 dizzy 的相簿

無名高地行為藝術

第一天錄完 80 年代已經是隔天中午,回飯店倒頭睡到晚上,電話響起 dizzy 說要去吃老北京涮羊肉,正好也餓了,大夥從飯店走過去到老北京花個 10 分鐘左右,都在百子灣路上。吃完肉喝完酒我們叫了車往奧體東門去了,因為今天是週三,在北京的“無名高地“有竇惟的表演,免門票。

坐車花了 30 多塊錢,走一段路找到無名高地,是木頭裝潢配上像耶誕樹吊飾燈的店,比 the wall 表演場地小點,舞台沒有那麼華麗就是,風格很像以前台中的表演場地。進去裡面有八成的觀眾了,大家都在坐在位子上,沒有站著看表演的空間,舞台也只比觀眾高一點點。我們只剩下在後面較高的位子,服務員過來,說是沒有酒單可以看,大師兄問有沒有威士忌,服務員說由於每人低消要 50 元建議我們開一罐比較划算,放著以後來還可以喝,不過比起地社開瓶酒要 580 元實在是太貴了。這邊的海尼根叫喜力,中國產的味道較差,大師兄的單杯威士忌上來讓大家傻眼,看起來就像是別人喝剩的在丟兩顆碎冰塊,還好我有加可樂。舞台上燈光一看有三排,表演器材也還算齊全,九點半一到幾個人走上台去開始發出聲音,鍵盤手,貝斯,吉他都是坐著,沒有主唱看起來不像是竇惟的樂隊。台上的團表演了 10 多分鐘卻一直都是類似序曲的東西,台上的燈也完全沒有開,想說再觀察看看搞啥名堂,突然出現的奇妙的罐頭掌聲,大家臉上都出現三條直線,音樂還是繼續的情況下樂手就走下台去休息了,這樣做完了第一個 set,dizzy 跑去問服務員說竇惟會不會表演,服務員說他已經來了在休息。剛剛表演的樂手走上台去拿起樂器低頭彈奏,這下不行了非得看清楚再搞啥,才發現根本台上只有偶而發出極少的聲音,鼓手只有拿鼓刷隨便碰兩下,這大概也算假唱的一種。到了第三個 set 還是依樣的狀況,舞台燈完全沒開,滿場的觀眾跟罐頭掌聲,還找給我們一張 50 圓的假鈔。第一次的北京搖滾經驗,失敗。

午夜到了錄音室,張亞東剛好在,真的看起來好年輕啊!前一晚錄的 80 年代的鼓跟貝斯,力道跟之前在強力做的版本比起來多了許多張力,disco 的感覺更重我很喜歡。

第二晚錄的是告別青春期,比較輕鬆的一首歌,最後完成的節奏組加上 Guide 吉他以及 Vocal,我已經很確定這張專輯一定是 1976 在這十年來最完整最巔峰的作品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