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3, 2004

地下社會節目表 ● 2004 年九月份

09/02 (四) 構陷 + EQ + Sugarlady + 搖搖椅
09/03 (五) 主音 + 牛皮紙
09/04 (六) 馬猴 + Hardcore Party + 追麻雀
09/09 (四) 酷愛馬靴 + 四蛇符
09/10 (五) 胡椒貓 (百場演唱會)
09/11 (六) Band Hunting 得獎樂團 + 翁宇君
09/16 (四) Claire + Emily
09/17 (五) 濁水溪公社 + 漢高祖
09/18 (六) 1976
《特別加演場》
09/19 (日) 黑狼留日行前暫別演出﹝門票$200附飲料﹞
09/23 (四) 一隅之秋 + Orange Grass
09/24 (五) 夾子'太硬啦' (DJ 鈦 + 小應 + 辣辣)
09/25 (六) 666 + Hotpink
09/30 (四) Self Kill + Drain

地下社會 ●師大路45號B1•02-23690103
◎樂團演出時間 :每週四、五、六 9:30~11:30pm ◎門票:$250〔附飲料﹞
◎營業時間:周日~四8:00pm-4am,周五~六8:00pm-5am ◎未帶身分證及未滿18歲者請勿入場
◎演出請洽 小寶 0926736246※請備簡介及demo ◎器材、綵排等請洽PA 琬婷 0921281793
◎為在本站建立更方便與齊全的聯結,徵求樂團相關相片、網頁、blog、email 等資料中,如願提供請寄給 志堅
索取節目表 〔主旨請註明索取節目表〕

Wednesday, August 11, 2004

I love Michelle Shocked──記 2004 年,第十屆「野台開唱」,7月30,禮拜五,晚上10點

讓學運世代汗顏的 Michelle Shocked 『今天,偶門讚在昃理…懷念一位前中華民果的狗外友人…』

台灣首位原住民總統─排灣總統─伊誕?那布斯正在主持「朋友紀念日」。

伊誕總統的「前-中華民國」國語,已經很不容易聽懂了,他還要硬來一句「唉,漏補,密寫兒?瞎科忒」(I love Michelle Shocked)

*************

年初,國會通過99個「只紀念不放假」的「朋友紀念日」。

大部分都是總統府秘書處特勤小組隨便找個像周杰倫這種過氣歌星,排個電視節目,草草帶過。

只有『Michelle Shocked day』特別得到台灣首位排灣族原住民總統─伊誕?那布斯的重視。

因為…沒有人能夠忘得了「新台灣元年」前 14 年─主後 2004 年,第十屆「野台開唱」,7月30,禮拜五,晚上10點,台灣歌迷期待已久,那一個小時的 Michelle Shocked …

伊誕?那布斯也在場。

**************

汗顏... 汗顏... 『這是我第一次來台灣,我特別要向─尋求台灣獨立的你們─致上我的敬意』…

(:)…歡呼聲…(:)(:)…歡呼聲…(:)(:)…歡呼聲…(:)(:)…

剛剛唱完的「骨肉皮」還沒離場、接在後面要上場的「流氓阿德」已經到了、主辦單位「閃靈 freddy」、特別當了褲子趕來捧場的「543 音樂站-台灣國內首席樂評─馬世芳」、在旁邊擺攤子賣書的「商周出版社音樂叢書總管台灣國內首席樂評前輩─姑媽」、隔天要來唱先來勘查場地的「台灣惡女搖滾代表─陳姍妮」…也都跟著大家一起歡呼…『Michelle Michelle Michelle………Shocked!!』

特別是【台獨搖滾協進會】主席「幽默不成反類賤─阿扁御用音樂家─朱頭皮」兩個手掌都拍紅了。『哇,太好了,夠水準的音樂家都支持台灣獨立,我的音樂資料庫又多了一筆資料』。

『哦,不只這樣哦,西藏獨立她也支持,魁北克獨立她也支持,穌里蘭斯、臨布騎…任何獨立運動他都支持,包括司法獨立』…奇怪,旁邊這位小姐,我認識你嗎?穿得不夠辣哦!

Michelle Shocked 戴著園頂深棕色西瓜帽,每一首歌都尖叫開始、尖叫結束、令人雞皮疙瘩掉滿地,這叫做『從我的心坎裡唱到你的心坎裡』。

汗顏... 汗顏...幫他吹喇叭的 Richard Armstrong 不知啥來路,不知是不是小喇叭祖師爺 Louis Armstrong 的孫子?要不然怎麼那麼會吹?

『很高興能夠唱歌給你們聽,我會為你們禱告,為台灣禱告,為你們追求獨立禱告,但是,不要跟美國買武器!!』…歡呼…歡呼…歡呼…歡呼…歡呼…歡呼!!

『如果你有美國朋友,你交錯朋友了』

每一首歌都是一個扎心的故事,每首歌也都配上一段長長的演講。

『我要唱一首有關我的朋友的歌,他住紐奧良,耶,對,紐奧良,jazz…他有五個小孩,一個吹小喇叭,一個吹撒克斯風,一個打鼓,一個彈鋼琴,一個彈吉他』

『有一天,他的小兒子死了,全城的人都出來參加葬禮』

『你知道,紐奧良這個地方,如果有個搞政治的死了,全城都歡喜;如果有音樂家死了,全城都哀悼』

汗顏... 汗顏...『棺材走在前面,大家跟著』…

說了一遍之後,Michelle Shocked 照著所說的歌詞,再唱一次。

『我要清唱一首有關越戰的歌,這不是我寫的,我知道在台灣唱越南的事很奇怪,但,我覺得這個歌很棒』

『我 21 歲,以前我有個愛人…有一天他被征召入伍,去打越戰…很久沒有消息…有一天,我收到一筆錢,說他為國犧牲…我不要你的臭錢,拿回你的血錢,我要我的愛人…我 21 歲,我有兩個女兒,感謝上帝,我沒有男孩,他們說戰爭結束了,我說才剛開始…』(The Ballad of Penny Evans, written by Steve Goodman) (清唱)

拿下眼鏡,用手背抹去那快要滴下的眼淚…戴回眼鏡,環顧四周,擤鼻涕的擤鼻涕,借衛生紙的借衛生紙…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三地門地區的青年傳道─伊誕?那布斯,握緊拳頭,仰頭望月,兩行熱淚已流過短褲,幾乎褪去了他印在膝蓋頭的入場紋身貼紙。

『主阿,全能的主阿,求你保守這位國外友人阿,我們台灣建國紀念日一定要隆重邀請所有支持台灣的國外友人回來參加』

唱歌的人理應如此,就是要唱這種歌阿,不是嗎?

整晚的爵士藍調,草根民謠…有人立志一定要把吉他學好,有人立志一定要每天面對台灣海峽大叫三聲把聲音擴張到 Michelle Shocked 的境界,有人定決心要加速進行【台灣獨立音樂萬萬歲】計畫,要寫一本書,Michelle Shocked 對我們的啟示、給我們鼓勵…要讓更多人知道;要找一堆台灣獨立音樂人,強迫他們聽 Michelle Shocked 的音樂,要寫出「土地的情感」,要寫出「終極的關懷」;要辦音樂會,要拍電影,要開電視節目…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在眾人如雷貫耳的「安可」聲中,Michelle Shocked 再度出來,說要跟大家同樂一番『有沒有人要上來彈 bass』…well,台灣首席獨立 bass 手─無政府樂團之愛吹輪跑上台了,『有沒有人要上來打鼓』…well,台灣首席打遍所有獨立樂團最強鼓手─Robert 跑上台了,『有沒有人要上來彈吉他,有沒有會彈藍調的』…well,台灣首席藍調吉他手─伍佰…的老師─賽璐璐之阿義跑上台了…『有沒有人要上來彈鋼琴』…well,台灣首席獨立鋼琴手─李查克來?雨寰跑上台了…

『我要唱一首我最喜歡的傳統藍調,原來是 Leadbelly 唱的,叫 Midnight Special,非常簡單,請大家跟我一起唱』

『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light on me. 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ever-loving light on me』…

光照我吧,這特別的午夜,讓她那充滿愛意的光照我吧,這午夜很特別,這是這個午夜最特別的時刻…

咦,突然有個豬頭豬腦的傢伙,衝了上台,搶了 Michelle Shocked 的麥克風,還指揮大家大合唱『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light on me. 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ever-loving light on me』…喧賓奪主了。

音樂的熱情理應如此,不是嗎?

汗顏... 汗顏...『我代表台灣獨立音樂界向 Michelle Shocked 致上最高的敬意,thank you,Michelle,thanks for your supporting for Taiwan,for Taiwan independence』

事情理應如此,不是嗎?

**************

『偶永眼沒辦華萬記,那天晚上,Michelle 小姐對偶門的丁濘』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總統唱英文歌?挖賽…這是 Michelle Shocked 那天晚上的大合唱名曲之一,唱到欲罷不能,最後還是因為吉他走音不得不中斷,不過,Michelle 下去換吉他時,大家還是一直唱…『I've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I've gone 500 miles today, I've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and never even left L.A.』

是的,我們一路走來,走了好長的一段路,如果不是您的鼓勵,我們早就放棄了,Michelle,謝謝妳,台灣建國艱辛路上,妳陪伴我們走過這一段。

***************

原題:
「台灣國史館」之【外邦友人紀念部】之『流行音樂區』之「編號008」─ Michelle Shocked

written by:朱約信

Tuesday, August 10, 2004

Johnny Cash 傳記電影《Walk the Line》明春上映

年輕時代的 Johnny CashJohnny Cash 的傳記電影《Walk the Line》即將在明年春天上映。這部電影以 Johnny Cash 和他的妻子 June Carter Cash 年輕時代在鄉村樂壇的奮鬥歷程為重心,並明白描繪 Johnny Cash 面對毒品在沉迷與抽離間的拉拒戰。男女主角都是好萊塢當紅的金童玉女明星──演過《神鬼戰士》、《靈異象限》、《陰森林》的華坤費尼克斯 (Joaquin Phoenix) 和《金法尤物》瑞絲薇斯朋 (Reese Witherspoon)。2001 年以第六張專輯《I Am Shelby Lynne》贏得葛萊美最佳新人獎的鄉村女歌手 Shelby Lynne 則在片中客串飾演 Johnny Cash 的媽媽。

Johnny Cash 與貓王、Jerry Lee Lewis、Carl Perkins 四大搖滾開創者的天王組合 Million Dollar Quartet《Walk the Line》在 June Carter Cash 與 Johnny Cash 相繼於去年 5 月及 11 月過世前便開始籌拍,Cash 夫婦生前不但同意電影使用其作品做為插曲,還提供與兩人相關的第一手資料協助編導。

《Walk the Line》是編導詹姆斯曼戈 (James Mangold) 的第六部電影。他的出道之作《愛你的心》(Heavy) 有 Evan Dando 客串主演,在 1995 年贏得日舞影展評審團特別獎,其他作品包括《致命 I.D.》(Identity)、《穿越時空愛上妳》(Kate & Leopold)、《警察帝國》(Copland)、《女生向前走》(Girl, Interrupted),都在台上過院線。

Tuesday, August 03, 2004

流行音樂要的是真誠

Michelle Shocked 的愛國服七月三十日晚上十點,台北的「野台開唱」舞台上,美國女歌手 Michelle Shocked 以一把吉他和她的小喇叭手 Rich Armstrong 作了精湛演出,震撼了在場所有聽眾的心。「我是美國人…如果你們在追求獨立的道路中,把美國當成你們的朋友,那就錯了!…請不要讓你們的前途斷送在賣武器的戰爭販子手上!」

令台下觀眾震懾的,不只是 Michelle Shocked 這番強烈表述的開場白,尚且在她言之有物的歌詞中指涉了政治社會議題,如女性的自主、愛情的虛實樣貌、年輕寡婦的戰爭控訴等,輕易流暢地融入在街頭爵士樂、高山鄉村昂唱、民謠吟遊詩人敘事風格等多樣而豐富的曲式中,讓觀眾為之心馳神迷。如此的感動,對比於近日阿妹北京演唱會的風風雨雨,和媒體競相加油添醋的報導,讓我們見識到了流行音樂的真誠與偽善。

也許有人會說,Michelle Shocked 是知識分子,而阿妹只是個「盡全力表演」的流行歌手,不能等同視之。以下我舉幾個例子,反駁如是說法。1986 年用隨身聽在野外隨興錄製的《The Texas Campfire Tapes》讓 Michelle Shocked 走紅全球草根民謠與獨立樂圈

八○年代末,正當 Michelle Shocked 打進主流市場,聲望如日中天時,唱片公司想投下一百萬美金為她加持巨星地位,卻被她一口回絕。她反而要唱片公司將這筆錢的百分之九十投資於有創作力卻無名氣的新藝人。再者,當布希政權違反美國民意,執意出兵入侵伊拉克之際,美國陷入新麥卡錫主義、愛國沙文主義的獵殺氣焰中,她卻與地方社群團體、流行歌手一起巡迴,一邊唱歌、一邊辦工作坊,力圖發出反戰的聲音。

反觀九○年代崛起的「國際巨星」阿妹(比唱片銷售量,阿妹不會賣得比 Michelle Shocked 多;她的跨國可樂廣告才是國際化的指標之一),在七二水災的義唱上,努力從門票與樂手的慷慨解囊下募得一百萬元。巨星作善事,總是不會直接從她們天文數字般的收入中拿出款項,老是要大張旗鼓地吸引媒體注意,「懇求」歌迷共襄盛舉。更諷刺地,作為一個原住民,阿妹從不以族群人格介入公眾事物,還要中國支持者在北京演唱會場外來個「藉由張惠妹演唱會表達我們支持台灣原住民對於正義的訴求,也強烈抗議呂秀蓮發表不當言論污衊高山族同胞。」真是令人錯愕的場景!1998 年簽入主流的 AMG 五星名盤《Short Sharp Shocked》

五年前九二一地震後,阿妹的巨星位置正如日中天,媒體呈現身為原住民的她,風塵僕僕地訪問原住民災區,與原住民小朋友擁抱哭泣的畫面,還有小朋友拿出「逃過一劫」的心愛的阿妹剪報,與偶像分享。據筆者當時親訪那個部落,才知道這感人畫面都是「事先演練」而來的。我寧可相信阿妹本人並不知道,而一切都由唱片公司或是經紀公司事前與小孩子套招而成的!

拿阿妹與 Michelle Shocked 兩相比較,意不在詆毀前者,恭維後者。只想藉此說明,關於音樂與政治的爭辯中,我們經常錯誤地將政治與音樂視為兩種截然不同的實踐,然後從歌手的作為中檢視兩者的關連或是互不相干。試想,阿妹在中國的電視媒體「低聲下氣的認錯」不是十足的政治表態嗎?耗資兩千萬的表演與媒體的「解套」,以及來自中國市場歌迷的壓力與中國政權對「綠色藝人」的恐嚇,不正說明音樂就是政治實踐的一環嗎?而身為公民,歌手的表演與日常實踐,不也體現政治態度?

一把吉他,一支小喇叭,就遠勝過千萬篇政治論述與宣傳有人說,這正是流行音樂與搖滾樂的差別,前者重視「秀」,後者重視「精神」,從而將流行音樂的歌手視為是沒有社會與政治人格的人,一方面又將搖滾樂歌手過度美化。筆者以為,評價音樂的好壞,是聽眾品味、鑑賞能力的養成,但這能力所形成的聽眾群,絕不等同市場銷售數字,聽眾(歌手更是)也不該被「唯利是圖」的宣傳煙霧彈蒙蔽。

流行音樂的真誠與情感的觸動,有時真的只需要一把吉他,一支小喇叭,就遠勝過千萬篇政治論述與宣傳,更無須耗資千萬、光鮮亮麗的舞台與凝視肉體慾望的勾引;流行音樂的偽善,在「巨星體制」的運作中,讓我們嗅到了投機主義下的銅臭味,以及巨星們的利用與消耗。

written by 何東洪博士﹝地下社會股東;佛光人文社會學院社會系助理教授﹞

p.s. 本文亦刊於 8 月 2 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版,目前後續回應的文章有唱片工作者徐月雲的
《有想法的歌手台灣缺貨中》、政大研究生鄺采芸的《何謂真誠與偽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