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1, 2004

I love Michelle Shocked──記 2004 年,第十屆「野台開唱」,7月30,禮拜五,晚上10點

讓學運世代汗顏的 Michelle Shocked 『今天,偶門讚在昃理…懷念一位前中華民果的狗外友人…』

台灣首位原住民總統─排灣總統─伊誕?那布斯正在主持「朋友紀念日」。

伊誕總統的「前-中華民國」國語,已經很不容易聽懂了,他還要硬來一句「唉,漏補,密寫兒?瞎科忒」(I love Michelle Shocked)

*************

年初,國會通過99個「只紀念不放假」的「朋友紀念日」。

大部分都是總統府秘書處特勤小組隨便找個像周杰倫這種過氣歌星,排個電視節目,草草帶過。

只有『Michelle Shocked day』特別得到台灣首位排灣族原住民總統─伊誕?那布斯的重視。

因為…沒有人能夠忘得了「新台灣元年」前 14 年─主後 2004 年,第十屆「野台開唱」,7月30,禮拜五,晚上10點,台灣歌迷期待已久,那一個小時的 Michelle Shocked …

伊誕?那布斯也在場。

**************

汗顏... 汗顏... 『這是我第一次來台灣,我特別要向─尋求台灣獨立的你們─致上我的敬意』…

(:)…歡呼聲…(:)(:)…歡呼聲…(:)(:)…歡呼聲…(:)(:)…

剛剛唱完的「骨肉皮」還沒離場、接在後面要上場的「流氓阿德」已經到了、主辦單位「閃靈 freddy」、特別當了褲子趕來捧場的「543 音樂站-台灣國內首席樂評─馬世芳」、在旁邊擺攤子賣書的「商周出版社音樂叢書總管台灣國內首席樂評前輩─姑媽」、隔天要來唱先來勘查場地的「台灣惡女搖滾代表─陳姍妮」…也都跟著大家一起歡呼…『Michelle Michelle Michelle………Shocked!!』

特別是【台獨搖滾協進會】主席「幽默不成反類賤─阿扁御用音樂家─朱頭皮」兩個手掌都拍紅了。『哇,太好了,夠水準的音樂家都支持台灣獨立,我的音樂資料庫又多了一筆資料』。

『哦,不只這樣哦,西藏獨立她也支持,魁北克獨立她也支持,穌里蘭斯、臨布騎…任何獨立運動他都支持,包括司法獨立』…奇怪,旁邊這位小姐,我認識你嗎?穿得不夠辣哦!

Michelle Shocked 戴著園頂深棕色西瓜帽,每一首歌都尖叫開始、尖叫結束、令人雞皮疙瘩掉滿地,這叫做『從我的心坎裡唱到你的心坎裡』。

汗顏... 汗顏...幫他吹喇叭的 Richard Armstrong 不知啥來路,不知是不是小喇叭祖師爺 Louis Armstrong 的孫子?要不然怎麼那麼會吹?

『很高興能夠唱歌給你們聽,我會為你們禱告,為台灣禱告,為你們追求獨立禱告,但是,不要跟美國買武器!!』…歡呼…歡呼…歡呼…歡呼…歡呼…歡呼!!

『如果你有美國朋友,你交錯朋友了』

每一首歌都是一個扎心的故事,每首歌也都配上一段長長的演講。

『我要唱一首有關我的朋友的歌,他住紐奧良,耶,對,紐奧良,jazz…他有五個小孩,一個吹小喇叭,一個吹撒克斯風,一個打鼓,一個彈鋼琴,一個彈吉他』

『有一天,他的小兒子死了,全城的人都出來參加葬禮』

『你知道,紐奧良這個地方,如果有個搞政治的死了,全城都歡喜;如果有音樂家死了,全城都哀悼』

汗顏... 汗顏...『棺材走在前面,大家跟著』…

說了一遍之後,Michelle Shocked 照著所說的歌詞,再唱一次。

『我要清唱一首有關越戰的歌,這不是我寫的,我知道在台灣唱越南的事很奇怪,但,我覺得這個歌很棒』

『我 21 歲,以前我有個愛人…有一天他被征召入伍,去打越戰…很久沒有消息…有一天,我收到一筆錢,說他為國犧牲…我不要你的臭錢,拿回你的血錢,我要我的愛人…我 21 歲,我有兩個女兒,感謝上帝,我沒有男孩,他們說戰爭結束了,我說才剛開始…』(The Ballad of Penny Evans, written by Steve Goodman) (清唱)

拿下眼鏡,用手背抹去那快要滴下的眼淚…戴回眼鏡,環顧四周,擤鼻涕的擤鼻涕,借衛生紙的借衛生紙…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三地門地區的青年傳道─伊誕?那布斯,握緊拳頭,仰頭望月,兩行熱淚已流過短褲,幾乎褪去了他印在膝蓋頭的入場紋身貼紙。

『主阿,全能的主阿,求你保守這位國外友人阿,我們台灣建國紀念日一定要隆重邀請所有支持台灣的國外友人回來參加』

唱歌的人理應如此,就是要唱這種歌阿,不是嗎?

整晚的爵士藍調,草根民謠…有人立志一定要把吉他學好,有人立志一定要每天面對台灣海峽大叫三聲把聲音擴張到 Michelle Shocked 的境界,有人定決心要加速進行【台灣獨立音樂萬萬歲】計畫,要寫一本書,Michelle Shocked 對我們的啟示、給我們鼓勵…要讓更多人知道;要找一堆台灣獨立音樂人,強迫他們聽 Michelle Shocked 的音樂,要寫出「土地的情感」,要寫出「終極的關懷」;要辦音樂會,要拍電影,要開電視節目…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在眾人如雷貫耳的「安可」聲中,Michelle Shocked 再度出來,說要跟大家同樂一番『有沒有人要上來彈 bass』…well,台灣首席獨立 bass 手─無政府樂團之愛吹輪跑上台了,『有沒有人要上來打鼓』…well,台灣首席打遍所有獨立樂團最強鼓手─Robert 跑上台了,『有沒有人要上來彈吉他,有沒有會彈藍調的』…well,台灣首席藍調吉他手─伍佰…的老師─賽璐璐之阿義跑上台了…『有沒有人要上來彈鋼琴』…well,台灣首席獨立鋼琴手─李查克來?雨寰跑上台了…

『我要唱一首我最喜歡的傳統藍調,原來是 Leadbelly 唱的,叫 Midnight Special,非常簡單,請大家跟我一起唱』

『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light on me. 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ever-loving light on me』…

光照我吧,這特別的午夜,讓她那充滿愛意的光照我吧,這午夜很特別,這是這個午夜最特別的時刻…

咦,突然有個豬頭豬腦的傢伙,衝了上台,搶了 Michelle Shocked 的麥克風,還指揮大家大合唱『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light on me. Let the midnight special, shine her ever-loving light on me』…喧賓奪主了。

音樂的熱情理應如此,不是嗎?

汗顏... 汗顏...『我代表台灣獨立音樂界向 Michelle Shocked 致上最高的敬意,thank you,Michelle,thanks for your supporting for Taiwan,for Taiwan independence』

事情理應如此,不是嗎?

**************

『偶永眼沒辦華萬記,那天晚上,Michelle 小姐對偶門的丁濘』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總統唱英文歌?挖賽…這是 Michelle Shocked 那天晚上的大合唱名曲之一,唱到欲罷不能,最後還是因為吉他走音不得不中斷,不過,Michelle 下去換吉他時,大家還是一直唱…『I've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I've gone 500 miles today, I've come a long way, I've come a long way, and never even left L.A.』

是的,我們一路走來,走了好長的一段路,如果不是您的鼓勵,我們早就放棄了,Michelle,謝謝妳,台灣建國艱辛路上,妳陪伴我們走過這一段。

***************

原題:
「台灣國史館」之【外邦友人紀念部】之『流行音樂區』之「編號008」─ Michelle Shocked

written by:朱約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