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6, 2004

瓢蟲 + Manu Chao = 熱鬧的地下社會新年派對

妹妹設計的派對 DM
2005 地社新年派對
儘管打死不願意承認, 瓢蟲 其實是個很「資深」的樂團。算起來,成團日 1995 年 7 月 14 日距今,就要快滿十年了,若加上以翻唱為主的前身嫖客時期,就更老了 ── 都快 13 歲了!

雖然一般總是免不了會把注目的焦點放在「純女子樂團」、「國際性」﹝唱片在美日港澳紐發行、兩次美國巡迴演唱...﹞的特殊身份和經歷上,其實瓢蟲真正不簡單的,是表現在打從成軍之初就若有似無的那種「和別人走不一樣的路」的精神和堅持。

在台灣創作樂團剛起步的時代裡,屈指可數的樂團如刺客、骨肉皮、濁水溪公社等... 幾乎都在各自所玩的音樂類型上,佔有不可磨滅的典範、啟蒙者地位。同樣是典範、啟蒙者,瓢蟲大概是其中唯一一個樂風不斷呈現巨大轉變﹝早期的爆女龐克 (riot grrrl) ,中期的後搖滾 (post-rock),目前的跨文化世界音樂 (worldbeat)﹞,而且不管改玩什麼東西,總是讓人覺得是耳目一新的新領域。即使過去十年來,台灣創作樂團的數量幾乎以等比級數倍增,瓢蟲還是瓢蟲,台灣樂壇中一個名氣不頂響亮的、作品不多的、步調緩慢的、現在進行式的、具有未來性的典範、啟蒙者。

Manu Chao第一次聽到 Mano Chao 的歌,是收錄在 1998 年某期 CMJ 雜誌附的 CD 裡的〈Bongo Bong〉,當時在﹝瓢蟲主唱妹妹當吧檯的﹞ Vibe 常拿來和 Jonathan Richman & the Modern Lovers 的〈Egyptian Reggae〉連著放,很快的成為舞池中頗受歡迎的獨特組合。

1999 年在春天吶喊擺攤賣 CD 時,細故跟隔壁攤的老外起了口角,還好在旁人和他們攤位上放出來的 Manu Chao 的歌聲安撫下,才很快的平息怒氣。

瓢蟲休團、散團的危機,在 1998 年底美國東岸巡迴回來之後就持續存在,團員間對未來樂團和樂風的走向,一直有不同的看法,但彼此都不願撕破臉,只是消極的硬撐,新歌比以前﹝一首大概要催生三個月﹞更難產,練團、演出頻率日漸縮減... 最後,吉它手琬婷在 2000 年初決定赴美進修,瓢蟲跟著休團將近三年。這期間,只有 2002 年暑假期間,力促琬婷返台度假,在地下社會安排了兩場演出,門票收入勉強攤付機票錢。演出沒有什麼新鮮刺激,但對樂迷來說,光是回味近 20 個月沒能聽到的現場應該就夠值回票價了。

在這段時間裡,陸續有琬婷在美國組的團橘子空間﹝Orange Space﹞錄製的同名迷你輯、鼓手阿利以利容的名義自製自發迷你輯、貝斯手小寶和妹妹個自或合作的一些影片和電玩配樂出版。

就在學成歸國前,琬婷正式決定離開瓢蟲。2003 年初返國後,自製自發了幾張實驗性強烈的個人電音專輯,同時另外陸續組了玩後搖滾的 錫盤街 和玩 lap-pop 的 VARO ,以驚人的創作速度,密集演出並先後在今年出版首張專輯。

瓢蟲則經歷了一段重整期。首先,阿利改彈吉它,另徵召瑞士鼓手 Danny﹝瓢蟲第一個男性團員﹞,演唱的曲目除了瓢蟲舊作,還加入阿利、小寶、妹妹的先前出版過的一些個人作品。新版的瓢蟲可以看到小寶拉起手風琴,阿利玩嘻哈和電音素材,Danny 著女裝演出﹝沒想到變成後來團員繼續遵行的傳統﹞,但顯得雜亂而欠缺整體感,普遍反應不佳。這樣的組合在不久之後,便隨著 Danny 移居中國發展而夭折。

為了瓢蟲,秀秀置裝費花費不小默默的又休團一陣子後,前骨肉皮吉它手秀秀在 2003 年中正式宣佈加入瓢蟲,但隨後的幾次演唱,除了秀秀的裙子之外,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之後,她們休息了一陣子,準備寫好一些新歌之後再出發。

今年 2 月 7 日,瓢蟲和骨肉皮、點 22﹝蘿菠腿改組的﹞在 The Wall 辦了一場回味 Scum 的演唱會。小寶在演唱會之前好久就難掩興奮的直說,我們要作「Manu Chao 之夜」,猛拉我一定要去。

「Manu Chao 之夜」?滿驚訝的,小寶知道我在前一陣子瘋狂迷上 Manu Chao,不但一天到晚猛在地社放,還經常忍不住誘惑的見人就抓過來抱在一起跳舞,可是她們何時也變得那麼喜歡 Manu Chao?﹝原來妹妹超瘋狂的迷上 Manu Chao 一陣子了,正好小寶、秀秀、阿利也覺得有意思。﹞而且,Manu Chao 的樂風和瓢蟲未免差太多了吧!她們要怎麼玩呢?

妹妹超愛模仿貞子的那天,很多 Scum 時代的人都出現了,而瓢蟲樂風的熱鬧、多樣,真的和 Manu Chao 滿像的,除了鼓吉它貝斯之外,她們還不斷的拿出手風琴、小喇叭、能出聲音的一堆玩具來伴奏,三不五時全部人就一起嘿~嘿~嘿~嘿~的跟著快速的節奏合叫,大家忙成一團...

妹妹更是發揮在台下常見,在台上前所未見的搞笑本色,她不斷以她天賦異稟的超大嗓門﹝有如有喉糖助威的孟姜女﹞,火力全開的咆哮出怪腔怪調的英文、日文、西班牙文、《魔戒》的咕嚕文、自創的外星文,有時配合迪斯可節奏踏軍步﹝時興的 disco punk!﹞,有時隨著 ska 節奏跑跑跳跳,有首歌好像從頭到尾就只重覆一句 "I want you to LISTEN" ,另一首則是幾乎 "I like Mary" 到底... 深怕台下的人不知道似的,她還不斷一有機會就說,嘻,愛死 Manu Chao 了... 瓢蟲的演出不但是炒熱氣氛,甚至讓不少人笑到掉眼淚,我的手臂就被旁邊笑得差點岔了氣的小雨捏得快烏青了...

那天以後,朋友間每當聊到現在的瓢蟲,莫不噗吃的猛笑。其實,不光是台下的人笑開懷,更重要的是,好久沒看到瓢蟲,甚或任何樂團﹝即使是濁水溪公社﹞,在台上表演時,是玩得如此開懷。

瓢蟲一對寶小寶和妹妹之後,四、五、六月,瓢蟲分別在地下社會作「猶太音樂 (klezmer) 之夜」﹝加了團員圍一圈吹黑管的開場、翻唱濁水溪公社等新「把戲」﹞、幫 Four Tet 的暖場﹝應該說熱場;又讓我手臂青一塊、紫一塊﹞、桃園「全國椪風節」的茶山搖滾演唱會﹝沒想到在地的客家鄉親面對音樂和語文都有如外星人的瓢蟲,反應竟然比對同台的前交工樂隊主唱林生祥 、顏志文和山狗大樂團等客家子弟還熱烈...﹞演出,瓢蟲的感染力快速凝聚、擴散開來。

六月初,瓢蟲申請到「台北市街頭藝人收費展演許可證」,這代表她們可以自由的在捷運站、地下街、 二二八和平公園、自來水園區、兒童交通博物館、圓山兒童育樂中心、中山堂、市立美術、社教館、國父紀念館、動物園、圓環等公眾廣場演出。

七年級的新瓢蟲阿國和她們一樣興奮的期待散播歡樂之聲的同時,阿利決定,年底就要移居澳洲... 撐了一陣子,瓢蟲覺得團員的幸福終究比一起玩團重要,接受並祝福阿利的決定,也開始思考尋找新鼓手的可能。不久之後,選定了在樂器行當老師,也在地下社會兼差打工的阿國﹝「資深」妹妹特別強調,他是七年級的少年家喔!﹞。

心中老早就盤算,計劃中準備在 11 月初創辦的 Lap Dance Party,第一次的主題就要辦有瓢蟲演唱的 Manu Chao 之夜。沒想到,一再探詢了好久,小寶、妹妹每次都支支吾吾的說要問其它團員才能決定... 拖到最後時間來不及了,只好先後另外規劃了有 VARO 現場演出的 lap-pop 之夜﹝真不是蓋的,那天的聲音可能是 VARO 歷來的現場演出中最清楚、最平衡、最好聽的一次,現場的聲音好像是絕佳的外國實驗電音 CD 從音量夠大又夠力的音響直接放出來...﹞和 Serge Gainsbourg 致敬之夜﹝原想搭配 Nylas 的現場演出,可惜當兵中的團員當天無法排休...﹞。

siberie m'etait conteee 書的封面後來得知,之前瓢蟲一直不想演出,是因為團員間起了點意見的爭執,應該過一陣子就會好了。有天,藉著詢問地下社會聖誕夜和跨年的節目規劃時,半開玩笑、半試探性的跟小寶說,1 月 1 日的團還找不到,不如就妳們自己來唱吧;妳們不唱的話,那我也不要過生日了...

沒想到,過幾天,她們說可以,而且妹妹還馬上開始積極的幫忙設計活動明信片、海報,四處作宣傳,動作比我自己姍姍來遲的稿子還快...

碰到百年來唯一冬颱來襲的 Serge Gainsbourg 致敬夜,先前說要來的朋友幾乎都沒出現,但從小聽 Gainsbourg 的音樂長大的法國人就是不畏風雨,很捧場的聽著我這個不懂法文的台灣 DJ 連放四個小時的 Gainsbourg。派對接近尾聲時,和剩下的幾個朋友聊到下次派對的主題人物 Manu Chao,有人說已經在法國的網路電台聽到 Manu Chao 的新歌了。我直覺得奇怪,明明最近一直上網在查閱 Manu Chao 的資料,他出新專輯這麼大的新聞怎麼可能會漏掉...

Siberie m'etait conteee CD這幾天下筆整理 Manu Chao 的介紹稿時,把先前 bookmark 好的一堆網頁點出來仔細看,再進一步聯結、搜尋,結果總算找到一篇 英文的報導 ,証實了 Manu Chao 真的正好剛發新專輯《Siberie m'etait conteee》,而且同時還有一張他為超好聽的馬利雙人組 Amadou & Mariam 製作、聯合寫奏演唱 的新專輯《Dimanche a Bamako》

Amadou & Mariam with Manu Chao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延後兩個月在 2005 年的第一夜辦的 Manu Chao + 瓢蟲的主題派對,不但有新成員的瓢蟲會有新歌和大家分享﹝至少兩首從未發表過﹞,還一次可以聽到兩張 Manu Chao 的新專輯
呢!

就這樣吧,新年新希望 ── 也是生日願望 ── 請 Manu Chao﹝搭 Radio Bemba 或 Amadou & Mariam 都可啦!﹞來台灣和瓢蟲同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