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3, 2011

【轉載】真是香蕉你個芭樂!

轉載自 何東洪 (英國蘭卡斯特大學社會學博士、輔大心理系副教授、地下社會股東、地下社會 DJ) 的 臉書網誌

真是香蕉你個芭樂!

本來高高興興準備地社15週年活動,本應好好地藉此機會與過去在地社結識的朋友、音樂人好好地歡慶這個難得的「音樂盛事」(盛事,當然是我們一群少數人部落式的狂歡、自high),但這幾個月,從台中與台北live house的事件後,以及這幾年新聞局的標案,讓我難以沈默!自問,再漠視下去,台灣的獨立/創作音樂環境將毀在這幾年,而毀滅的人,不是別人,就是當初力挺政府應該出手重視獨立/創作音樂場景的學者(我就是其中之一!)、樂評大大們、四、五、六年級「文化事業工作者」、以及遺傳著唱片工業舊習的相互稱之「老師」的音樂人們。

我的憤怒來自一早見到的行政院新聞局「一百年度流行音樂人才培訓補助」獲補助名單(http://info.gio.gov.tw/ct.asp?xItem=92608&ctNode=3851&mp=1)。熟悉獨立音樂環境的人都知道,這幾年的補助案,獲補助的廠商(對不起,我們已經沒有資格說自己是文化人!請不要再污辱文化兩個字了!)不是岸、牆、角、子、音字輩的,不然偶爾也會出現大字、數字輩。似乎我熟悉、認識,或是讚賞的公司,通通上榜!

我憤怒的,是這個機制讓音樂環境寡佔化、納稅人的錢被無能的政府揮霍,卻被「圍標」廠商以不拿白不拿的態度當冤大頭而沾沾自喜。不同意我的人,可Google一下,看看這幾年新聞局的各式各樣補助案,就可以知道裡面的玄機:一個案子可以拆成不同名目來申請補助,甚至跟不同部門申請;一個公司,本來是錄音室、唱片公司、行銷公司,可以把自己的業務「文化、創意化」甚至仿效惡質的大公司來個轉投資、或是在登記上讓人看不出來的「關係」公司,然後以我們以前所不齒的浮誇企畫寫作賺得幾十萬,甚至百萬(那些參與其中的跨國公司,不值得一提!)。

你說新聞局會如此漠視這樣的「圍標」事實嗎?當然不會,因為有一群獨立、專業的評審把關!對不起,曾身為評審的我,也是共謀者。利益迴避,只是形式好看,實質上,就是官官相護,對不起,應該說是商商相護,這次你幫我,下次我幫你;這次我沒得標,幹在心理,不能明示,因為下次必會輪到我,不能造次。專業呀!我們這些獨立音樂人,曾幾何時厭惡每每以專業來包裹的主流價值,現在卻享受著受「專業」保護的寡佔資源!

作為地社的一份子,我不知道我們可以堅持多久,不拿政府的錢,對不起,應該是納稅人的錢,只是我們暫時無力把政府拉下來而已,或許將有一天也會進入這個惡質的循環裡也說不定,但千萬不要麻木不仁,對不起所有的獨立音樂人及樂迷。

我真得不知道該如何以學術的冷靜分析這個惡性循環的墮落,請河岸的人告訴我音造計畫300萬如何嘉惠音樂人?請角頭告訴我音樂教室要300萬幹嘛?請政大傳播學院告訴我,國立大學的課程為何還需要360萬作音樂教育工作?請中子告訴我,一個在避稅天堂登記的公司,為何要區區的15萬?(不是企畫案的華麗文字歐!)

我原意不是各打五十大板。惡質的生態,把大夥通通攪混在一起,成為共犯。我們實在有必要跟大眾,關心創作音樂的樂迷交代清楚。上課時,我常常以偽君子與真小人做比較,來談商業與文化的關係:與其批判真小人,偽君子更令人痛恨。真小人,清清楚楚,就是一切為錢子;反觀偽君子,把文化當成藉口、或是賣點,令人目眩。蘋果的老闆,不就是每每一身嬉皮、或是樸實牛仔褲打扮,卻是賺錢不眨眼的生意人,不是嗎?

這樣的惡質文化,讓身為台灣獨立音樂人的我,非常不安,更多憤怒,再不自我批判,未來的音樂環境真會毀在我們的手上。

編按:地下社會十五週年慶論壇 3
7/28 (四) 20:00-23:00 在地下社會 (免費入場)
音樂與文化政策的撞擊:
─政府的流行音樂補助與獎勵對於獨立音樂場景的作用與影響
◎主持人: 何東洪 (英國蘭卡斯特大學社會學博士、輔大心理系副教授、地下社會股東、地下社會 DJ)
◎ 與談人: 阿強 ( 88 顆芭樂籽 )、 陸君萍 ( StreetVoice 行銷總監) 等
歡迎大家一起參與討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