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7, 2004

10 月 9 日登台的 Capitol K 和新專輯《Happy Happy》

Capitol K 的由來:台灣的故事

Capitol K
第一次接觸到 Capitol K 的作品,是 Capitol K 為 Badly Drawn Boy 的單曲〈The Shining〉作的混音,印象不深就是了。

後來,從 Dntel 的混音單曲〈The Dream of Evan & Chan〉,發現 Lali Puna 的存在,﹝地下社會店長兼瓢蟲貝斯手﹞小寶也說好聽,還順帶猛力推薦 Capitol K 。CD 就在眼前,但就是沒拿起來仔細聽過。

Patrick Wolf真的開始聽,是因為 Patrick Wolf 。上網找資料,發現他就出自 Capitol K 的自立廠牌;喜歡上 Capitol K,是因為〈Pillow〉這首歌。

過沒多久,被﹝ 默契音樂 老闆﹞黃一晉找去當野台開唱電舞台的串場 DJ。想了一下,決定就把 Capitol K、Patrick Wolf、Postal Service、Schneider TM... 這些舞廳不太會放的東西串成一個 set。當然,得先拉一堆朋友充當舞群,免得變成台上台下對看的尷尬場面。

秋虎祭 緊接著要登場,黃一晉問﹝前室友兼現鄰居﹞小寶請什麼藝人比較好,當然就是 Capitol K 啦!沒想到就給黃一晉談成了,還順便可以代理新專輯《Happy Happy》在台港上市。真巧,要是 Capitol K 繼續待在 XL,人不但可能請不到,連專輯都會像《Island Row》,就算在台灣「發行」了,網路上也找不到什麼資料。

正愁著不知道找不找得到伴願意花錢一起去看 Capitol K,平白無故,接到 email 通知,我被列在活動的 guestlist,還可兩人同行。繼野台開唱,又一次好狗運...

有天,找黃一晉聊唱片公司經營的事,發現他對 Capitol K 的市場並不挺樂觀。我直說,不會吧,不用擔心啦,Capitol K 的音樂很討喜的呀。至少我、小寶等幾個比較熟的 DJ 已經猛打歌好些個月了。

Capitol K過兩天,接到黃一晉 email,希望能幫忙寫 Capitol K 的側標。先前話都說了那麼多,再怎麼樣也要幫忙到底囉。雖然沒給截稿時間,只是,眼看 Capitol K 星期六就要開唱了,那能拖,趕緊熬了個夜,寫出這麼一篇。

不管有啥屁用,好歹,比發《Island Row》那家多很多東西了。

P.S. 據說由於《Island Row》國內的代理公司不太鳥 Capitol K 這次來台的相關活動,因此 Capitol K 會自行攜帶《Island Row》等舊作在秋虎祭會場販售,大家可以當場買,當場拿到簽名。由默契音樂代理的《Happy Happy》則在會場及各地唱片行都有販售。

P.P.S. 在幕後穿針引線的始作俑者兼可能是台灣最想看 Capitol K 的人──小寶,正在西班牙旅遊,月中以後才會回來。沒錯,她沒辦法看到 Capitol K 的演出。嘔歸嘔,不過,大家也不用太替小寶難過,Capitol K 在台演出前一天,她會在西班牙看 Capitol K 的小徒弟 Patrick Wolf 的演出...

Capitol K 的由來:Kristian 的故事

Capitol K Capitol K 是 Kristian Craig Robinson 的化名,父親是英國人,母親是地中海迷你島國馬爾它人。在馬爾它出生後不久,即隨著家人移居杜拜﹝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並在汶萊度過大半童年,10 歲才移居英國。

他的音樂愛好不斷隨著居住地和年紀變化,小時候聽的是港台流行歌和回教軍樂﹝!﹞,後來從流行的ABBA 轉到龐克、新浪潮的 Blondie、Clash;聽膩重金屬後,又迷上 grunge 和 hardcore,尤其是 Fugazi 和 Sonic Youth;接著就從 Boredoms 之類的日本噪音再轉變為電音和現代樂,並開始以筆記型電腦﹝laptop﹞創作實驗性質濃厚的電音。1998 年,朋友的迷你廠牌 Elf Cut 還幫他出版用簡陋四軌機器錄音的 Capitol K 首張同名 e.p.。

Sounds of the Empire有次,特愛電音的女友 Rachael 把他的 demo,在派對上拿給她十分崇拜的實驗電音名家 Mike Paradinas﹝他的化名包括 ?-Ziq、Jake Slazenger、Kid Spatula、Gary Moscheles...﹞。沒想到,過沒幾天就接到Mike 的電話,問他想不想作張專輯。Kristian 把手邊做好的一些作品整理後,在 1999 年成為 Mike 經營的實驗電音名廠 Planet Mu 出版的《Sounds From the Empire》。這張調性陰鬱詭奇,實驗性、創意和可聽性俱佳的純電音演奏專輯,獲得 AMG 四顆半星超高評價,Mike 本身則毫無保留的直誇為「至今仍是我聽過最好的首張專輯之一」。

Island Row 2000 版2000 年,Planet Mu 出版 Capitol K 風格丕變的第二張專輯《Island Row》。Kristian 在鮮活多樣的聲響中,成功的將流暢歌聲、流行曲調、搖滾編曲融入其中,俏皮可愛的單曲〈Pillow〉尤為個中翹楚,被不少人譽為 lap-pop 電音的劃時代佳作。在獨立和電音樂圈口耳相傳將近兩年後,引起英國獨立大廠 XL 注意,取得代理權,以新的編曲、混音和少許不同的曲目、曲序,在全球重發《Island Row》,使得 lap-pop 電音成為年度最受討論的新潮流之一,而 Capitol K 則和 Notwist 等,成為這個新興潮流的代表。

對﹝半﹞主流的音樂世界並無甚好感的 Kristian,在 2002 年開始成為 d.i.y. 廠牌經營者。 Faith and Industry 的創廠行動,向大家引介的是一個年僅18 歲,認為自己是匹狼,會彈琴、拉琴、繪畫,用 laptop 創作的怪異男孩 Patrick Wolf 。2003 年,Faith and Industry 出版 Capitol K 新單曲〈New York/Playground〉和 Patrick Wolf 首張專輯《Lycanthropy》。今年秋,出版 Capitol K 再次改頭換面的新專輯《Happy Happy》。

玩興十足的《Happy Happy》

Happy Happy這次,Kristian 不再搞一人唱片,Capitol K 變成他和好友們── Planet Mu 實驗電音怪角 Leafcutter John﹝據說他有畏曠症 Agoraphobia 的困擾,不太敢出門﹞、Joe Apps、Adam Stringer 合組的四人電音樂團。雖然在聲音的取樣和概念的鋪陳上,Capitol K 向來是跨越實驗電音和獨立搖滾界限於無形的個中高手﹝重點在於無形﹞,但有了正宗搖滾樂團的吉它、貝斯、鼓配器,加上更多台 laptop,還有 Patrick Wolf 的提琴和鋼琴助陣,《Happy Happy》節奏的重、聲音的吵、樂風的雜,是可想而知的。

邊切菜邊錄音的 Leafcutter John 像〈Happy Happy〉、〈New York〉、〈Prayer For Peace〉等大半作品,乍聽之下已經和 DFA/LCD Soundsystem 那掛以電音主導的 disco punk 沒多少差別了。不同之處,在於 Capitol K 捉摸不定的玩興,使得每一首歌都變化多端,而這變化不單指歌與歌之間,更是單一歌曲行進間。

Capitol K即便是比較清柔慢板的歌,活像純獨立搖滾曲〈Random Lo〉之後,馬上跑出純電得像是 trip-hop 的〈Tiger〉,最後再以半 ambient/半民謠的〈Natures Way〉收尾。

大半 Capitol K 的音樂舊識,也許得花點時間才能習慣《Happy Happy》的新玩法,不過,Kristian 顯然是聰明人,一開始就先讓大家吃糖果,連續擺了兩首像〈Pillow〉那樣清純甜蜜,讓人回味無窮的〈Love In Slow Motion〉和〈Frankenstein〉。

有人形容,心性不定 Capitol K 的心智年齡大概只有五歲。對發明IDM ﹝intelligent dance music﹞這種自命高尚的名詞,或老愛把它掛在嘴邊的樂評人來說,這是十分貼切的批評。不過,這說法反倒是一針見血的點出:稚氣才是自閉的 laptop 智識份子最需要的百憂解。有了 Capitol K,誰還需要 K 它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