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4, 2007

【轉載】Fish 在床上暴動

【Fish 在床上暴動】

  到地社去看我的偶像表演。前瓢蟲樂團的兩位成員與她們的朋友們組了一個團叫『Fish 在床上暴動』。我是為了看瓢蟲成員而去的。

  完全沒想到現場比瓢蟲先前表演的時候還 high。表演結束後,我很害羞的去找前瓢蟲主唱 MeiMei 講話。我跟她說,我從高中就聽瓢蟲的音樂。那個時候是聽了濁水溪公社、瓢蟲、豬頭皮、骨肉皮,然後被啟發,才培養了我的反叛性。MeiMei 立刻抗議說,什麼高中啊?你幾年次?把我說得那麼老?我說我 67 年次啊。她回說,我才 65 耶!哪有差那麼多!我們只是出道早,她說。

  嗯,好像真是這樣。當瓢蟲成員取得如此卓越的成就,並在台灣地下音樂史佔有一席之地時,我依然像現在這樣茫茫然的,像條遊魂。連前瓢蟲團員小寶都即將迎接新生命的來臨,覺得她們真是非常有生命力的活著啊(我只有非常害羞的遞給小寶一張自己的名片,不敢跟她聊天。想到以後去地社就看不到她在那邊,就覺得可惜。不過自己的偶像邁入人生的新階段,還是在心裡給她默默祝福)。

  在現場遇到一些朋友,趁機把名片發一發。意外碰到有一陣子沒見的好朋友,她問我怎麼知道她會去,她很久都沒去看表演了說。我耍帥的說,我有第六感,知道妳要來,我才來的特地來見妳… 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純粹只是巧合而已。只是單純的緣分。當然了,看到好朋友心裡很高興,多點了瓶酒來喝。

  另外在場看見一個很像黃小禎的人,忍不住多看了一下,但實在很難分辨。我猜應該是吧,因為她有朝我這邊多看了幾眼。我先前去看大學同學演出時,走的時候跟同學說再見,那個時候我同學正在跟黃小禎聊天。應該是她對我有些印象吧,就好像有陌生人從你身邊經過三次以上就會讓人有我好像在哪邊看過這個人的感覺。當然我不敢去給她亂搭訕,搞不好不是黃小禎。

◎ 本文經作者獨立軍發言人同意轉載,原文發表於 膠原性獨立軍總病毒的恐怖蔓延 部落格中的 [死亡筆記]2007年4月(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