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12

(轉載) [消息] 師大三里自救會將成立三里社區發展協會

以下轉載自 不要殺了師大路 部落格

[消息] 師大三里自救會將成立三里社區發展協會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將於 8/1 晚間 19:30 舉辦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成立大會。相關文化局文件 這邊 下載 (六百萬喔)。希望發展協會的人是為了社區的發展,不是為了少數人的私利。

以下轉載自 Simpson Chien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未經內政部正式立案)為了爭取文化局六百萬經費,將於 8/1 晚間 19:30 舉辦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成立大會,同一批人未來將用這個身分去拿錢。」
( 文化局補助計畫書 )

Monday, July 30, 2012

(轉載) 關於地下社會──師大三里非自救會里民的心聲

by Simpson Chien ‧原文發表於 地下社會貧民自救會 社團中。發表後地社官方已發起: 動員令:音樂人怒吼 搶救「地下社會」live house等音樂展演空間 ,請所有關心地社的朋友踴躍參加!

關於地下社會──師大三里非自救會里民的心聲

拜讀了這裡所有文章與意見後,提出一些個人粗淺的想法和大家討論交流一下。

首先自首我是設籍在三里中的沒文化天龍里民,但同時我玩團、我教吉他、在地社看表演、我的團也在地社表演、我也在地社工作過,絕對是支持地社的。

首先就我個人了解和感受跟大家分析一下現在這邊現況:

下面的影片,撇開騙選票政客的發言,其實有很多務實的觀點和現況 (尤其是劉克男里長的發言)。其實一開始的自救會是沒那麼偏激的,只是很單純的想要改善這幾年造成老店關門遷移的爆炸性擴張,但也許背後有什麼利益牽扯我不知道,但最後激進派主導了自救會,希望溫和改進的人最後選擇不參與、退出。



簡單來說現在的自救會就是以少數挾持多數,打著師大三里里民的名義企圖代表所有居民,替他們做的事情合理化。

老實說像我跟我姊都從事藝文相關工作,也知道很多文化工作者住在這邊,我的街坊鄰居、樓上樓下、整條巷子沒聽過有人在反對地社或參與自救會的(也許是我家這邊還沒被商圈過度擴張入侵)。因為什麼六米巷不得開餐廳、什麼防火巷、油煙、服飾店與地社何干?

但是會吵的小孩有糖吃,自救會就像權力利益的打手一樣,就是社區裡的惡霸、假正義,打著「依法行政」的大旗,他們要誰關門誰就關。反正台灣的法令老舊過時,隨便都找的一百條說你違法,政府也是哪邊有檢舉就辦哪邊。

其實要關什麼餐廳、異國美食街、服飾店我覺得雖然惋惜但也都合情合理(更正,服飾店不會感到惋惜),這些後來擴張的店家開到誰家樓下誰都會感到困擾。但是開在商一特16年的地社何其無辜?沒有油煙問題,在大路邊也沒有噪音問題,就是掃到颱風尾。

這些自救會的「文化尖兵」,在一輩子沒踏進過地社的情況下,把所有師大小公園的亂象歸咎於有賣酒的地社。他們要你關門,就算你在怎麼花錢改裝配合,他們還是找的到你違反消防法規的地方。他們一句「依法行政」踐踏、扼殺的是一個如此純粹又重要的文化場景。

諸如各位眾多的地社支持者可能會被說成非當地居民,那像我們這種在地的支持者呢?如何對抗這種拿著法條打壓文化的龐大機器。不管是不是住在這裡,我們的聲音必須被聽到。

我覺得在相關法令修改前,違法的事實是無法改變。也許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引起社會關注,催生音樂展演空間管理辦法,就地保留地社,再輔導協助地社適法,特別的地方、文化、產業本來就該用特別的法約束管理。總之就是要先讓地社保留下來啦,不然一間一間倒光是要管裡哪裡?

關於法律我不太懂,也許有了解的大德能出來解說一下。或許地社官方,或何東洪老師已有在計畫如何進行下一步(不管透過政府或民間),但地社不就是喝點小酒、辦點表演、培育一個又一個你聽過沒聽過的樂團,一個豐富台灣音樂文化如此簡單又重要的場域嗎?怎麼可以就這樣倒掉啦!

有人知道現在有什麼具體不具體、有形無形的詳細計畫嗎?

p.s. 看到很多人針對三里里民的發言,有些看了還是會讓我小小心痛心酸一下,還望各位大德鞭小力一點,別鞭到我們支持地社的非自救會里民,自救會不代表我們全部,感恩。

Tuesday, July 24, 2012

巨獸搖滾音樂祭 BeastieRock Fest 2.0


巨獸搖滾音樂祭 BeastieRock Fest 2.0
Aug.24-26 淡水文化園區 Tamsui Art & Cultural Center
演出名單 lineup 門票資訊 ticketing
早獸票1,000元/三天聯票/附贈巨獸搖滾 1.0 精選 CD
直接向音地大帝訂購的才有此優惠喔!
今天最後一天,趕快聯絡音地大帝: indietaiwan@gmail.com

Monday, July 23, 2012

(轉載)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是誰?

自救會成立時間:2011 年 11 月 ( 更多資料

成立目標:“動用各種關係,力量逼市府把所有店家 [在師大地區],不論「合法」,亦或「非法」,全部「驅離」” 包含 “不合法的300家” 和 “合法的200家”(資料來源:2011/11/25 內有自救會策略, 看文件 )(編按:請參看文末附圖)

做法:定期跟市府的師大專案小組開會(小組包含陳雄文副市長),自己收集各種資料,不斷地向地區派出所或市府各單位檢舉,另外攻擊有著不同想法的人士,包含師範大學教授, 市議員等等。


2012 年 7 月 10 日市府的師大專案組會議出席者

組織:最近人家指出,自救會的組織比較像大集團的組織,不像民間單位的組織,他們成立的時候,準備這本71頁 .pdf /.ppt,如果想更了解他們,請自己 下載

成果:已經把 100 多合法和非法店家驅離,更多店家收到市府各種罰單,師大的代表性餐廳, 咖啡店, 服裝店, 表演場所, 等等各種店幾乎都有問題。


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新市議員
榮譽會長:李新市議員 ( 資料
主要政綱:都市更新


師大自救會會長:劉振偉

會長:劉振偉
經歷:前任永德福汽車 (Scania)總裁,住師大2-3年

古風里原籌備委員:
許茜瑜
林坤河
呂淑珍
石寶珍(取代孟繼淇)
王雅玲

龍泉里原籌備委員:
何承翰
莊文議
蔣毓馨
王金輝

古莊里原籌備委員:
劉振偉
董綉梅
林邦文
張家鳳

(以上轉載自由一群關心師大地區發展的住民和朋友成立的部落格 「不要殺了師大路」)

◎ 附錄 1:「師大都更案」 2009 年 6 月
◎ 附錄 2:「自救會」2011/11/25 內部文件

Sunday, July 22, 2012

〈地下社會生活者〉by Quizmaster

〈地下社會生活者〉(a life in) Underworld by Quizmaster
譯詞 lyrics translated by 雷小雷

亂入的蝙蝠 穿透牆面的迷幻音波
終於是 解離的 與世無爭的 無國籍的 夜晚 熱鬧非凡
沒有一個人是相似的
從遠方大陸來的不可思議的人們
似乎跟我們訂下遠度從洋般後 一定要來乾杯喝酒的
琥珀色的備忘錄

歪斜的音箱 震動的牆壁 歡樂才要開始
歪斜的空間 牆壁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 全部都混在一起
這才是地下社會生活的模樣

俗語說過 別再自相殘殺了
失去國籍的他們被肥皂泡包圍著

歪斜的音箱 震動的牆壁 歡樂才要開始
歪斜的空間 牆壁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 全部都混在一起
這才是地下社會生活的模樣

在這裡大家都是一樣的
這裡跟所有地方都一樣 你覺得你不一樣嗎

如果你 向下俯瞰
一切都是相同的 什麼都沒有搞錯
這裡是哪裡 誰都不會介意
只是 與 地上 不同的社會
只是 與 地上 不同的社會
一切都是相同的 什麼都沒有搞錯
如果你睜開你的眼睛 向下俯瞰

這是日本獨立樂團 Quizmaster 在聽到地下社會歇業的消息後,特別製作的〈地下社會生活者〉紀念影像。

Quizmaster 成軍於 2003 年, 1976 鼓手 大師兄 留日時曾經是成員之一。2005 年首度來台,在地下社會等地演出。返日後便把他們在地下社會的感受,寫成這首〈地下社會生活者〉,收錄在 2006 年問世的首張專輯《The Great Buildings of Quizmaster》裡 (CD/mp3 請洽 海邊的卡夫卡 博客來 IndieVox Amazon 等)。爾後,他們陸續來台巡演多次,地下社會是他們必到之處。
Quizmaster 在 2010 年初宣告解散,部份團員另組有 Icon Girl Pistols ,先後三度來台演出,地下社會同樣是他們必定流連忘返的所在。
Icon Girl Pistols 在聽到地下社會歇業的消息後,在他們的 部落格 寫下 這段文字
warped speakers, shuddering walls
and so this month, our favourite venue in taiwan will be closing its shutters permanently.
as icon girl pistols we had the pleasure of playing the Underworld three times, and each gig holds really special memories. it featured prominently in our music video for "on the road", including those psychedelic walls and that memorable staircase. it is really really sad to think we will not be able to play there again...and it is not just about the live shows. Underworld was the place where we inevitably ended up at the end of every night in Taipei, listening to records and sharing stories with the regulars until sunrise.
for shinnosuke those memories go back even further - with quizmaster he played their first ever taiwan show there back in about 2005 (?) and that awesome little club inspired a song on quizmaster's first record, for which they have just made a little slideshow of old photos. it's a good track, you can hear it here .
we hope to be back in Taiwan soon, but there is definitely going to be an emptiness where the Underworld used to be. but still, as long as the amazing people of that city are still around, i am certain that there will always be other cool places to hang out.

〈on the road〉music video by Icon Girl Pistols


〈地下社會生活者〉(a life in) Underworld by Quizmaster live at Underworld 2007



Saturday, July 21, 2012

(轉載) GigGuide Taiwan 社論:地下社會

(本文轉載自 GigGuide Taiwan
由桑雲發表。 2012/07/20 (五)
(translated by Sandy Lee. original English text is here .)
Photo(s) by 桑雲 © 2012

(以下內容是關於 Underworld 地下社會、師大路、音樂展演空間以及近期發生在台北一些事件的個人想法。我的言論代表個人,寫作是為了駁斥一些誤解並表達個人關注。)

Underworld 地下社會對我而言,不只是一間酒吧或展演空間,而是家。

我的家,我朋友們的家,或許也是你的家。視地社為家的人喜歡的是從心出發的音樂,而不是出自行銷部門或焦點團體(消費者導向的質性調查法)之手的音樂。對世界提出質疑的人——無論大聲、小聲或尷尬出聲——視這裡為家,有話要說但不知如何說的人視這裡為家,這群人擁抱並享受生命,即使身為人總是伴隨了痛苦、困惑和掙扎。最終,想要搖滾的人,地社是他們的家。

沒錯,地社煙味很重,地社有蟑螂(請告訴我哪裡沒有)。是的,我們喜歡搖滾樂,我們喝酒,而且我們開心。我不知道這樣子有罪。

最近一些報導說我們有多可怕。是誰說的?他們怎麼會知道?他們指控每天晚上都有人喝到瞎,是怎麼知道的,難不成他們每天晚上去地社?到底有多少人喝到瞎?喝到瞎到底又是什麼意思?這些統計數字是哪裡來的?同樣荒謬的指控還包括吐痰等等。我在地社多年從來沒看過人在地上吐痰,這些狗屎是從哪裡出來的?就是製造屎的地方:屁股。那些人在騙人,然後讓在媒體的朋友去宣傳這些謊言。幹得好!

當掌權的人想要影響公眾意見,會用一些了無新意的方法:把目標抹黑,說對方泯滅人性,行為野蠻,背後就會出現一堆人吆喝。於是那些人用不實指控猛烈抨擊地社的人,說我們無禮又沒有道德。這些全都是錯的,住嘴。

性與暴力?我們也被指責這點,但這也是錯的。在一個銀行車體廣告的焦點是女性臀部、立委經常拳腳相向的社會裡,做這種指控正顯示這些人的偽善。對我和我的朋友而言,這類指控更是嚴重謬誤。在地社,對女生不禮貌的人會被大家請走,請走他們的人就算不是店員也是客人。地社的常客不會接受這種錯到家的行為。至於暴力,12年來我只記得看過兩次打架,這種機率應該叫『罕見』吧。

我要鄭重告訴、要求這些人:不要再騙人。

最後,還有種族歧視。過去曾經在社區裡活動的年輕人,遭受到明目張膽又惡毒的種族歧視。把問題怪罪到外國人頭上,這種無聊又令人厭惡的手法不只毫無意義,更傷害了該社區,也讓大眾蒙羞。但這些神秘部落客不在乎,有夠可恥。更可怕的是,如果有台灣人和外國人約會,還會雙雙被詆毀。我本人和我好幾個朋友都在談異國戀情,哪又他媽的怎樣,干任何人什麼事?這個世界的恨還不夠多嗎?愛不應該被讚美嗎?應該的!

我要告訴所有無知、製造分裂、散播恐懼的人:不准批判我的心,不准批判我的愛。你們敢就給我試試看。

地社的人是否真的像某些人說的,都是可怕的社會偏差分子?
我最初的防衛反應是:當然不是。為什麼?因為就不是。

經過這段時間,我決定換一種方法來辯駁。

再問我一次:我——一個喜歡去地社,寫這篇文章的人——是否社會偏差分子?
老天,我他媽的希望我是!

蛤?



聽好:我接受的家庭教育是要有禮貌,尊重他人,體貼和謙虛。我也被教導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做決定要負責任,並致力讓世界更好。這是我接受的教養,也是我的生活準則。此外,我還學到不要衝動批判,要敞開心胸,容忍並在需要的時候挺身支持以上的人道原則。我也學到要愛。

因此當有人錯誤地指控我和我的朋友犯下惡劣行為,我會發言為自己辯護。當這個社會有人強迫別人對他們的道德標準低頭,在過去和未來,我都盡己所能遠離這種人事物。

然而,倘若身為社會偏差分子意味著不必順應武斷而嚴格的道德標準,如果身為社會偏差分子等同於自由思考、公正、富同情心、做一個自重關懷的世界公民,那我猜這就是我沒錯。但如果社會偏差分子的意思是怪物,那麼,我不是。你們說的不對,而且錯的離譜。

我只是個簡單的人,享受音樂、朋友聚會、週末喝個兩杯。

你不想喝酒?很好,那就不要喝。我想喝,所以我喝。乾杯!

我在想,我們——地社——的人,跟社會上其他穿西裝、也喜歡音樂、朋友聚會、喝兩杯的人,有什麼不同?差別在於我們的服裝和髮型,還是我們的荷包比較小?為什麼不去對那些人叫囂?我不是要大家趕快去批判那些人,不是的。我說的是雙重標準,而這也是錯誤的,夠了。

回到我們:我是誰?我們是誰?我們是朋友也是家人。我們笑,我們哭,我們玩樂,或許有時候也一起爭執。關鍵字是一起。地社的人之間有真正的支持和愛,不只對彼此,也對台灣。我們曾經一起遊行抗議核電、中國飛彈、以及國內的人權問題。這裡一直是個同志友好的環境,女生來會覺得安全的地方。或許大部分時候男生比女生多,但從來不是個人肉市場。你也許不同意我們的政治傾向,但不能指控我們懶惰、自私或冷漠。簡單來說,地社的朋友關心台灣的健全未來,曾經一起站出來面對無數議題。

我只能說,某些人不是這樣。他們做的事情是打擊商家和他人生計,摧毀文化。

再說一次,去地社的人都是哪些人?
有創意、好奇心、愛玩而且自由。
以自己的獨立自主和熱情為傲。
我們是好人,試著做好事。
我們不完美,而且你知道嗎?這樣我們也OK。
身為人就是如此。
這種種特質竟然被認為是對社會的威脅,讓我膽戰心驚。

以上是我12年來在地社的親身體驗。

在一片煙霧之後,地社是個美麗的地方。



此時此刻發生的事情,從古至今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處的報紙頭條讀到:自私自利的政客、利益熏心者、自命清高的人集結起來出招。

諷刺的是,同一個政府一面驕傲地大把撈起我們的獨立樂團,出口到國外以推銷『活躍的青年文化』,一面卻把這個文化連根拔起?

難道房地產價值是這個城市和國家唯一關心的價值?

藝術的價值是什麼?

音樂的價值是什麼?

音樂是超然的溝通形式,它深深引起每個人共鳴。音樂了解我們,安慰我們,它能表達的超越了文字、影像或行動。有些人甚至和我有同感,認為音樂是神聖的,雖然神聖的定義因人而異。音樂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音樂就是生活。

想像一個沒有音樂的世界——去KTV沒有歌可以唱,假日沒得娛樂,沒有動聽旋律來賣飲料,沒有酷節奏可以跳舞,婚禮上無法宣告愛,小孩子沒有兒歌可以唱,和好友勾肩搭背時無法唱個副歌來助興,政治遊行的時候沒有熱血音樂大聲放送。

沒趣。

幸好我們的確活在一個有音樂的世界,感謝老天。而音樂一定要從某處來,從哪裡來?

音樂帶給人的最大樂趣,是其社交性、移情作用以及創造出來的社群。它是屬於人民的藝術形式,需要一個可以讓人民容身的空間。因此就有了舞廳、KTV、音樂祭和演唱會。同時,展演空間的存在也是絕對必要的——有了展演空間,新的音樂作品和創意才能發展,我們才有地方可以體驗文化傳承。一如科學家需要實驗室,農夫需要田地,展演空間是音樂發展之所繫,樂手和觀眾才能與日俱增。

所以地社要求的是什麼?是現有法規必須認清現實,也就是展演空間確實存在、應該存在、而且必須存在。日前一些誇張說法,聽起來讓人以為地社是個焚燒兒童、生吃小貓的地方。

居民想要安靜祥和的環境,而你知道嗎?跟我回到家的時候一樣。大家都應該享有乾淨安全的環境。一直到最近幾個月,整條師大路公園區還是只有兩個公共垃圾桶,而且垃圾桶開口和半條麵包差不多大,難道這是地社的錯?兩個垃圾桶如何能因應社區的需要?而且我也看不到任何證據顯示地社裡沒有衛生標準。信不信由你,地社每天打掃,而且是掃一整晚。我親眼看到的,甚至親自幫忙。

聽好:地社屬於你也屬於我。樂手、創業者、作家、學生、老師、設計師、服務生、工程師、疼小孩的為人父母等等,在地社我結識了各式各樣的友人。

我們和居民要的一樣,就是一個好的家園。

現場音樂需要一個家,為了樂手、樂迷,還有健康快樂的台灣。

誰不要這些?

想當年還只有警察騷擾的好日子裡,通常只是兩三個員警來叫樂團停止演出,或要求地社關掉音樂以檢查身份證件。然而這一年來,我目睹員警的人數增加到二位數字。是哦?需要這麼多人來『檢查證件』?不對。這是警告。

混帳。

這些年來警察對地社的威嚇和羞辱只得到蔑視,至少我個人的感覺是如此,但這不是我要的。此外,警察首長讓人民有這樣的觀感,對他們有什麼好處?人民與政府的關係應該建立在信任和公正,不過如此。我的爸媽教我尊重帶來互重,他們以身作則,真的有效,但一定要試過才知道。

前幾天我在師大公園後面的巷子裡,看見居民、商家、政府人員因為幾個月來累積的不滿而拉扯成一團。人們的挫折感已經到了沸點,台北真的變成這樣了嗎?難道這就是我們想居住的城市,我們真的願意看到人在街上打架?

我希望有人能主導一個冷靜而理性的對話。溝通可以解決一切——真誠、開放且互重的溝通。既然所謂的主事者做不到這點,我們只好自己站出來,大聲且清楚地說出我們的訴求,讓敵對的那一方知道他們錯在哪裡,讓對方知道我們是成熟、考慮周到且舉足輕重的人。

如果對方聽得進去,能學著珍惜年輕人和樂手的才華,而且別忘了大家都住在同一個地方,每個人都很重要,這樣就好了。如果大家都能想辦法保住美麗的家園就好了。

但這個世界並不美好,我從整件事裡學到這點。雖然如此,我仍然會為了這個概念而奮鬥。美好是我的信仰。

不久前,師大區還有靈魂和個性,這裡的活力和能量使得它成為台北最有趣的區域之一。現在,只剩下好欺壓別人的無聊雅痞混帳。

我不知道散播謠言的人姓啥名啥,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決定讓地社噤聲,扼殺我們的藝術自由。

但有幾點我知道:

這些人在謀殺台北、謀殺台灣、謀殺你我的家園。

這些人的作為讓我們看見了危機。

很多人問我,地社發生什麼事?

我認為更應該問的是,台灣發生了什麼事?

現在應該要通報全世界,房子已經失火了。要不了多久,唯一的生存者就是手上拿著火柴的人。

該怎麼做?

(由 Sandy Lee 翻譯)
(英文原文請參看 這裡 )

Friday, July 20, 2012

7/19 行動相關新聞報導


感謝與我們站在一起的眾多朋友們
讓文化部長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大家的團結與心聲
7/19 行動 相關新聞報導

Wednesday, July 18, 2012

【地下社會】0719 緊急動員令!


臉書佸動頁面 facebook event page
【地下社會】0719 緊急動員令!

集合時間:07 月 19 日,下午 1:30
集合地點:華山文創園區(中 3 館拱廳)門前
-----------------------------------------

文化部在這禮拜四(07 月 19 日下午 2:00—5:00)即在華山文創園區召開一場題為:「韓流、陸流、華流、台流---如何建立台灣的影視音國際網絡?」的文化國是論壇,屆時文化部長龍應台將親自出席主持會議。

請大家用力動員,一起去聽看看與會者黃舒駿、陳勇志與龍部長怎麼談台灣的音樂。

從 7 月 9 日記者會至今,龍部長尚未正面回應,這次我們主動去表達 live house 正名運動的訴求,展現音樂人的力量!

行動方式:參與觀察與發言。

行動目的:邀請龍應台部長下個星期到地下社會與大家面對面,近距離的溝通與交流,我們幫她補一堂名為「台灣樂團/獨立音樂與 live house 正名—如何建立台灣音樂文化基底?」的課。

Dress code:請 DIY 製作 A3 大小影印紙,上頭書寫你想告訴龍應台關於 live house 正名的話(為什麼是 A3 大小呢?「好折凳—藏於民間….」)

海報範例一 (courtesy 歐陽靖 Gin Oy )

海報載點

海報範例二 (courtesy 歐陽靖 Gin Oy )

海報載點

Tuesday, July 17, 2012

【地下社會 715 歇業聲明】

【地下社會 715 歇業聲明】

2012 年 7 月 15 日,這一天,我們共同創造了一個無法被保守勢力所污名而抹煞的集體力量。

從 7 月 2 日地社宣布將暫停營業起,我們發現自己的力量不是漸弱,而是不斷的積累;短短一個星期內,熱愛台灣獨立音樂、生活在社會個個角落裡的朋友從臉書裡分享音樂生命故事,進而集結,匯成一股力量,於 2012 年 7 月 9 日上午的立法院記者會上,以四百人的氣勢,展開了一個共感的音樂文化運動。不管樂風類型的差異,也無分樂團、樂迷身份,一起為台灣的 live house 正名邁開第一步!
7 月 15 日午夜,告別演唱會結束後,在師大公園約三百多位朋友的守夜下,我們卸下「地下社會」招牌,拉下鐵門。從公園裡聊天、談論,每一個依依不捨的臉孔裡,我們一起成為堅信獨立音樂文化不容消滅的種子。

但,我們必須持續行動,確保這些種子可以發芽、開花結果。

雖然記者會後,台北市政府等相關單位的討論協調中,北市文化局有善意的回應,但為了全台各地與地社有著相同處境,仍在夾縫中求生的 live house,我們必須要求文化部出面,在制度上統籌各相關部門,共同修訂法規,以符合 live house 及獨立音樂的文化創意需求。

但有人說,這樣不就是要求政府「量身定作」來修法嗎?是的!難道政府沒有為資本家、社經文化位置優勢者「量身定作」無數的法規嗎?他們在制訂時,「社會觀感」什麼時候是考量的因素呢?還有人譏諷,說我們像是「吵著要糖吃的孩子」,難道高社經文化位置的企業、文創業者,還沒有跟政府要糖前,政府不就先委身過去請他們吃糖嗎?我們藉著行動,希望長期萎縮的國家左手(掌管文化資源分配與社會正義的部門)可以運作起來,不只嘴上說重視音樂文化創意而已。

因此 Live House 正名運動才剛開始。不管地下社會未來的命運如何,我們仍然堅持繼續推動「Live House 正名」運動,和大家為台灣原創音樂和音樂展演空間發聲。接下來預計會推動以下兩件事:

(一)串聯全台 Live House 展演空間的音樂人,共同討論審視 live house 的生存問題,以及法令制度的框限。

(二)不排除近期內前往文化部,要求龍應台部長正視、解決 Live House 音樂展演空間問題,並要求文化部儘速召開公聽會。

因為不願隨波逐流,我們面對了第一波驚濤駭浪,雖地社暫時歇業,但獨立音樂人的集體力量反而更強。讓我們面對未來的第二波第三波驚濤駭浪裡齊力前進!

— 地下社會 20120717

Saturday, July 07, 2012

我們要行動了!

動員令:音樂人怒吼 搶救「地下社會」live house 等音樂展演空間
7 月 9 日星期一上午 10:20 於中山南路立法院正門集結
記者會:10:30 立法院紅樓 101

地下社會,RIP? NEVER!!!!!!
我們要行動了!第一步雖是記者會,卻是音樂人展示集體力量的第一步。
該說的都說了,這次我們把憤怒與感傷轉為行動。地社的事件,不是個案,它是台灣獨立音樂文化基底面臨被掏空的危機。所以請所有熱愛獨立音樂的朋友,一起來參與。
我們不是問題製造者,我們是獨立音樂文化的共同創造者!
我們要讓掌管全國文化政策的最高行政機構的文化部知道,live house 是文創空間,龍應台責無旁貸!
我們要大聲怒吼,要求龍應台部長拿出魄力面對問題,告訴我們政府到底對於音樂文化創意基底的展演空間,有什麼具體的施政內容!
地下社會的歇業危機,不是個案!是所有音樂人的共同危機!這次我們不插電,行動就是我們的樂器,怒吼就是我們的聲音!

地下社會發言人 何東洪

* 有地社 15 週年紀念 T 恤的朋友,請穿來。沒有的朋友,也歡迎穿上台灣獨立樂團的團 T。
* 記者會的集結有三圈,請大家注意:
一為場內發言樂團及音樂人:請這圈的朋友務必準時於 10:20 前往集合點,便於換證進入。
二記者會限於場地,場內約容 30-50 人。要進去記者會現場聲援者請這幾天到地社跟店長淑楨、Randy登記。
三記者會場外集結打氣,若尚有名額,先到先進入。沒有,沒關係,一樣讓媒體、政府官員見識我們的團結。
* 請大家 DIY 作手持標語,針對文化部!
* 可攜帶簡單樂器,為自己加油打氣!
* 請攜帶證件


關於地下社會
http://showbiz.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Showbiz/showbiz-news-cnt/0,5020,130511+112010022000025,00.html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785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pub.php
http://blog.roodo.com/elv51/archives/19782352.html
http://www.taiwanfun.com/north/taipei/nightlife/0702/0702UnderworldTW.htm

關於音樂展演空間合法化議題
http://csat.org.tw/journal/Content.asp?Period=119&JC_ID=467
http://commagazine2011.blogspot.tw/2011/09/live-house.html
http://tw.myblog.yahoo.com/jw!z7L61fSbAxIjJHTmu6ASikfTUQ--/article?mid=866&prev=868&next=-1
http://www.bigsound.org/bigsound/weblog/002292.html
http://www.bigsound.org/bigsound/weblog/003148.html